今天!借钱比以往都容易 违反《刑法》也更容易

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关键词“借贷”,得到525.3万篇法院裁判文书,其中刑事案由22748篇。

这22748篇刑事裁判文书,其中主要是针对借款人。关于借款人的数万次刑事判决,昭示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古训。那些裁定借款人入狱的案例表面,借款人在借贷活动中,可能会构成下面几种刑事犯罪。

罪名一:诈骗罪

2017年11月15日,浙江省新昌县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张浩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另外,法院责令张浩退赔被害人俞某79633.85元。

从2017年2月18日日张浩到新昌县泰克汽修厂修理汽车开始,到2017年5月25日张浩被抓获归案,张浩以帮助俞某手机安装刷卡软件等为由,多次骗取俞某手机、身份证、银行卡及密码等。

在拿到俞某的诸多信息后,张浩下载多家网贷公司APP,并以俞某身份信息注册后进行购物消费或贷出钱款转到自己支付宝、财付通账上归己挥霍。在每一次操作完后,张浩均将各网贷APP删除。比如,2017年2月18日,张浩以俞某的名义从支付宝里面的招联消费金融的好期贷贷出5000元,转到俞某绑定的中国银行储蓄卡,又通过俞某的支付宝转到自己支付宝挥霍;当天,张浩又通过前述方式在招联消费金融的网上商城花费5399元购买一部iPhone手机给其妻子丁某使用。

除此以外,张浩还谎称公司要做账,走流程,让俞某办理交通银行信用卡及储蓄卡、浦发银行信用卡后,归己挥霍,共计骗取俞某79633.85元。

blob.png

图文无关

浙江省新昌县人民法院判决张浩有刑事责任的依据为《刑法》第266条:

“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在现金贷昙花一现的高速发展期,如果说张某骗取俞某还只是个人对个人的诈骗活动,那么,那些成组织的诈骗之猖獗令人瞠目结舌,比如北银消费金融即因风控不力而受到监管重金处罚。

罪名二:高利转贷罪

2017年7月27日,杨恩俊被四川省乐山市的沐川县人民法院以高利转贷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35万元。除此以外,杨恩俊还被判退还违法所得28.186322万元,依法上缴国库。

2009年7月至2013年11月,杨恩俊以本人及其妻徐某的名义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德阳分公司和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德阳中心支公司购买的寿险保单作为质押,套取两家保险公司的信贷资金,分别以4.79%至6.15%的年利率先后借款11笔共计462.6万元,并以年利率24%的高利息转贷给他人非法牟利。

在此过程中,杨恩俊通过高利转贷从四川渝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肖某等两处获得281863.22元,后于2017年6月8日全部退还。

截止2017年5月6日,杨恩俊已偿还保险公司所有贷款的本金和利息。

沐川县人民法院认定杨恩俊行为构成高利转贷罪,但因杨恩俊具有自首情节,退赔两家保险公司全部损失,并退还全部违法所得,且其身体多病,最终才只判处杨恩俊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35万元。

blob.png

图文无关

沐川县人民法院判决杨恩俊的核心法律依据为《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

“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在贷款非常容易的当下,贷得低利息平台的资金,转手以高利息又放出去,赚取中间的利差,是一种牟利手段。这样牟利,实际上存在违反《刑法》的风险,一旦被定罪将被关进监狱。高利转贷的现象多了,实际上对低息贷款平台极为不利,导致市场被扰乱,劣币驱逐良币。

罪名三:贷款诈骗罪和骗取贷款罪

2015年9月24日,河南省郏县人民法院以贷款诈骗罪判处门永锋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万元,责令其退赔平顶山市工商银行建西支行贷款本金206万元及利息;以骗取贷款罪判处王东东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0万元。

2013年初,门永锋、王东东等人到工行平顶山建设西路支行找到该行客户经理徐红伟,欲以郏县名扬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名扬公司”)的名义申请贷款。徐红伟告知门永锋、王东东,办理网贷通业务需要有房产抵押。随后,门永峰(系郏县福原糖烟酒商行、郏县福源糖烟酒批发总行实际控制人)伙同王东东以名扬公司的名义,通过虚假的房产证、房地产抵押评估报告、名扬公司与福源糖烟酒批发总行之间的购销合同、名扬公司与郏县福原糖烟酒商行之间的葡萄酒购销合同等手续,由名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晓兵及该公司股东吕巧红作担保,在建西支行申请600万贷款。

600万到账后,门永锋将钱用于归还个人贷款、购买彩票、购买车辆等。2014年7月该笔600万元贷款到期时,仍有323万元贷款本金未偿还,门永锋、王东东遂投案自首。

郏县人民法院认为,门永锋、王东东使用虚假合同、房产手续骗取银行贷款600万元,其中,门永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贷款2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侵犯了国家对银行贷款的管理制度和公有财产的所有权,构成贷款诈骗罪;王东东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350万元,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侵犯了金融秩序和安全,构成骗取贷款罪。

在此案判决中,郏县人民法院判处门永锋贷款诈骗罪,判处王东东骗取贷款罪,相应的法律依据为《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

“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编造引进资金、项目等虚假理由的;(二)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的;(三)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的;(四)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或者超出抵押物价值重复担保的;(五)以其他方法诈骗贷款的。”

“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保函等,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除了本文提到的诈骗罪、高利转贷罪、贷款诈骗罪和骗取贷款罪,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不完全统计结果显示,借款人还有因为盗窃罪、合同诈骗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信用卡诈骗罪,以及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而遭受刑事处罚,最终失去人身自由,且将背负遭遇过刑事处罚的污点直至死亡。

2020年我国将形成相对完善的工业互联网网络顶层设计

  18日从工信部获悉,工信部已印发《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明确提出将以构筑支撑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互联互通的网络基础设施为目标,着力打造工业互联网标杆网络、创新网络应用,规范发展秩序,加快培育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到2020年,形成相对完善的工业互联网网络顶层设计。

  工信部提出,到2020年,初步建成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技术产业体系,包括建设满足试验和商用需求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外网标杆网络,建设一批工业互联网企业内网标杆网络,建成一批关键技术和重点行业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实验环境,建设20个以上网络技术创新和行业应用测试床,形成先进、系统的工业互联网网络技术体系和标准体系等。

  工信部特别提出,建立工业互联网网络发展监测评估机制,加强网络资源管理和安全保障,提升安全防护能力。

红岭创投参加网贷备案 周世平:现在清盘亏8亿

最近,红岭创投举办了一场“银行存管及合规备案进展说明会”,董事长周世平再次站到了台前。

周世平表示,整个红岭体系内可能会有一家新的、完全合规的P2P平台用以合规备案,同时红岭创投自身也会积极争取备案,新平台是为了以防万一,二者当中至少有一个能够备案成功。

周世平坦言,红岭创投备案的唯一障碍就是存量违规业务(大额标的)。他介绍称,目前存量还有110亿,处置时间需要两到三年,因此会将这些资产转到体外公司承接,“就是不在红岭创投体系内”,但仍由红岭创投原有的资产处置团队继续处置。

将推三款合规新产品

说明会上,红岭创投市场管理部总经理王炳华介绍了红岭创投即将推出的三款产品:创业贷、租金贷、保费分期。

具体而言,第一个创业贷是指为名下有按揭贷款的借款人提供以住房二次抵押为担保方式的贷款,借款期限3到12个月,利率15%左右,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贷款额度与银行贷款余额合计不超过房屋评估价的七成。

不过,既然是二次抵押,相关公正如何去做?房屋处置权如何分配,借款人不还款的话红岭创投是否有权卖房?红岭创投方面暂时还未对这些细节进行解释。

第二个租金贷,是指借款人将名下住宅房产委托给专业运营商出租管理,以每月租金收入作为还款来源的贷款。借款期限一般是一年或两年,利率18%左右,还款方式等额本息,贷款额度3到15万元,最高不超过每月租金的36倍。

目前,租金贷主要针对一线城市和省会城市的全款房、按揭房以及在银行抵押十年期以上等额本息的贷款房。为控制风险,会将房屋租赁期限设置在五年左右,使其远大于借款期限,同时会在相关部门办理租赁备案,还会要求跟借款人签订委托买卖协议,当借款人无法偿还借款时变卖房产。

但是,这种模式仍然有待确认的问题。如果租户出现意外断租的情况,该怎么办?换句话说,如何保证借款人每月稳定收到租金用以还款?

第三个保费分期,是指平台与保险公司合作,为那些有购买商业车险的借款人提供分期贷款服务,借款期限12个月,利率大概在12%左右,还款方式等额本息,额度以具体保费为准。优势在于借款会直接流入保险公司账户,避免被挪用;另外如果借款人不能偿还当月保费,则保险失效,保险公司会足额退回当月未偿贷款本金。

兜底方式转为资产推荐方担保

此前,多数网贷平台一直是默认刚性兑付的,但最新的规定已经禁止平台为投资人兜底。作为“刚兑鼻祖”的红岭创投,为了合规也不得不打破刚兑,这也是说明会上投资人最关注的问题。

对此,周世平回应称,以后会转为推荐贷款人的合作方进行担保的模式,这也是相关规定中推荐的做法,即引入第三方担保机构。

但是周世平后来又补充解释称:“为什么这些渠道商愿意来担保,因为我新的平台建立以后,是把股东、经营团队包括我们的渠道商各方资源整合利益都绑定在股权中,对于新平台,红岭创投不求控股,只是把红岭创投的资源加进去,另外再引进一些合作的渠道方,还有原有的高管团队。”

按照《财经天下》周刊的理解,周世平的言下之意,应该是资产推荐合作方会持有新平台的股份,那么其就不能被称作第三方担保,而且会涉及关联担保的问题,不知周世平打算怎么处理。

另外,周世平还说:“将来一起把这个平台做大后,(合作方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去并购,通过资本市场的收益来弥补它们承接逾期资产的损失,这个实际上就是让它们用未来的钱来弥补它短期的收益”。只是这种不确定性的收益,不知会有多少合作方认可。

为什么要参加备案?

很多投资者可能都记得,红岭创投当初宣称要退出网贷的事。

2017年7月27日一大早,周世平在社区发帖,以红岭“不擅长且不看好网贷”为理由,称将在三年内清盘网贷业务,引发了行业震动;但同年12月21日,周世平又在另一篇帖子中表示:“其实你想多了,老周只是要将大单资产清盘,合法合规的业务还会做”,打了所有人的脸。

当时《财经天下》周刊在报道中推测,可能是因为红岭创投终于扭亏为盈。2016年红岭创投的净亏损1.8亿元,2017年税前利润则达一个多亿。

在说明会上,老周也做了解释:“红岭创投现在清盘就是八个亿的亏损,假如不合规备案的话我要拿出八个亿出来垫付,总盘要亏八个亿,这是为什么我们提出来要参加备案,参加备案的话可以做新的平台,合规备案以后还可以有牌照,这样它在上市公司里面是有价值的,红岭创投肯定会继续存在下去,不管从什么角度看,不可能让我现在就把这八个亿亏损掉,我要把这个钱再赚回来,而且它只是一个流量变现的过程。

在这句话中,周世平还提到“在上市公司里面有价值”,也就是说,周世平可能会将合规备案后的平台注入上市公司体系,以提升股价和市值。他在说明会上说的“不管是红岭创投还有新平台都有上市计划,但是我们第一个不考虑美国,第二个不考虑香港,我们最考虑的是国内的资本市场”,或许也是这个意思。

对于新的平台,红岭创投计划采取合作的方式。周世平介绍称:“现在很多平台找到我们,他们有希望备案成功,但对于未来能不能做大没有信心,而红岭创投一旦介入进去,起步做到一百亿估值并不难,红岭起码有几十位银行高管在这里,而且有很多资源,我们有自己的上市公司,有合作的上市公司,都可以给我们未来的资产估值方面带来很大的好处。”

王炳华亦补充道:“要利用我们的风险管理、市场营销、投资人的黏性,包括对我们周总的信任形成的红岭品牌这些优势,和已经合规的平台进行合作,把我们投资人整个的安全性都完善起来。”

至于落实情况,据周世平透露,目前已经有一家在广东的现成平台。

内部腐败抽成高达8%

除备案合规之外,红岭创投此前还因为一起内部腐败案倍受关注。

从2016年12月起,周世平多次发帖披露相关进展,最新消息是在1月22日的帖子中,周世平透露,根据经侦部门调查取证,涉案嫌疑人“只某某” 上周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根据公开信息,这起案件查实且有证据线索的超过十人,其中包含高管、中层管理人员以及基层员工,案情是相关人员内外勾结,将他项权证造假骗贷,造成8笔逾期,涉及金额约1432多万元。

这件事应该对周世平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在这次的说明会上,他再次强调“这么多年,红岭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包括我们的高管、高管团队,包括我们的分公司总经理,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人一旦没有了底线,在发展业务的过程中到最后都会给公司带来损失。”

不过,他也表示经过一系列清理,“现在的高管团队相对来说已经比较稳定”。

同时,他还透露在这次事件中,有的利益输送比例是3%,还有个别达到8%。“就是可能一个亿的标的,有的高管把八百万拿出来分掉了,远远超出他在红岭创投拿的工资。”这也是周世平决定将新平台股份分给平台高管的原因之一。

对于文章中提到的几处疑问,《财经天下》周刊曾向红岭创投内部人士进行确认,但对方表示,“我们这边暂不回应,老板要求的,都是以公开信息为准。”

e租宝投资人苦等2年 有望拿回被骗的血汗钱

2018年2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丁宁、丁甸、张敏等26人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重金属罪、偷越国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立案执行的公告。

公告全文如下:

2018年2月7日,我院已对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丁宁、丁甸、张敏等26人犯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走私贵重金属罪、偷越国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立案执行。

为依法保护集资参与人的合法权益,我院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开展执行工作,信息核实、资产变现、资金清退等各项工作正在按计划、按步骤有序推进。请广大集资参与人关注法院发布的相关公告及公示信息。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2月7日

blob.png

e租宝”案始末

e租宝全称为“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平台主打A2P的模式。自2014年7月上线,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e租宝”发布虚假项目,向社会公开宣传“高额利息”、“保证本息”,非法吸收巨额公众资金。

吸收公众资金的大部分被用于返还本息、收购公司等。此外,还有一部分被用于挥霍。

据e租宝实际控制人丁宁说,他曾经挪用5.5亿元的公众资金赠予给张敏,另赠送戒指、豪车、名表等礼物无数。他还与数名女性关系密切,私生活奢靡无度。据悉,丁宁赠与他人的现金、房产、车辆、奢侈品的价值达10余亿元。

张敏称,丁宁曾把全国LV店、爱马仕店全部买空,不够的再到海外采购。

2015年12月16日,e租宝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

关于非法集资的两种看法

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损害金融机构利益。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投资人也是共犯。因此在侦办非法集资案时,应没收涉案个人财产和罚金,并收归国库,不予返还给投资人。

理财之家却认为相关部门应该从维护社会安定的角度考虑,将追缴到案的资产按比例发还集资参与人。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告提到:“我院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开展执行工作,信息核实、资产变现、资金清退等各项工作正在按计划、按步骤有序推进。”受害人打消了顾虑,吃下一颗定心丸。

e租宝受害人能拿回多少钱?

e租宝受害人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是,能够拿回多少钱?

e租宝案发后,公安机关全力开展涉案资产追缴工作。截至目前,本案已追缴部分资金、购买的公司股权,以及房产、机动车、黄金、玉石制品等财物。至于查封的房产、珠宝、豪车等财物变现几何,尚不清楚。

理财之家获悉,检察机关先前披露的材料显示,案发时,e租宝实际吸收资金580余亿元人民币,未兑付的金额共计380亿余元人民币

blob.png

另据新华社消息,全国公安机关共冻结e租宝涉案资金超过百亿元人民币

e租宝“未兑付380亿余元”,公安机关“冻结逾百亿元”,e租宝可能还有180亿到280亿元人民币的缺口。投资者苦等2年后,还是无法拿回所有的投资款。

e租宝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非法集资案件。

“e租宝”一案警钟长鸣。

百度回应复大医院推广事件:已推无广告搜索APP

近日,据央视报道称,宁波的一位患者想去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治疗鼻炎,通过百度查询之后搜索到的结果却是“复大医院”,随后该患者选择了一家“复大医院”就医,并花费了近万元做手术,最终发现自己百度到的“复大医院”并不是真正的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最后自己终于到了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就诊的时候,医生告诉她开两副药就可以了。

对此,今日凌晨,百度官微发布声明,针对央视报道的“上海复大医院”推广一事进行了说明。

百度表示,上海复大医院的医院名称与上海复旦大学相关附属医院的简称存在一定的语义相似性,误导了网民的就医选择。对此,百度深表歉意。

此外,百度表示在持续推进的公立医院品牌保护项目中,已经对上海复旦大学相关附属医院进行了搜索结果保护,涉及相关搜索关键词达1200多个。如用户在搜索“上海红房子医院”、 “复旦附属” 时,将优先显示相关医院官网,且不出现商业广告。

最后,百度表示,针对此次问题,我们再度扩展了品牌保护关键词库,并将与工商等主管部门协同后续处理策略。并已推出独立APP“简单搜索”,并承诺搜索结果中没有任何广告。

  以下为百度回应全文:

百度回应复大医院推广事件:已推无广告搜索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