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用酒精兑成“15年茅台陈酿”

  3元一瓶的廉价尖庄酒兑上医用酒精、再加少许氯化钠注射液灌装在回收的名酒瓶内,就成了“茅台”、“五粮液”、“剑南春”、“伊力”等名牌白酒。 

  昨日下午,长沙市、区(天心区)工商执法人员在位于大托铺路口的一职工宿舍区内,摧毁了一个用医药酒精和低档酒勾兑高档酒的“黑窝点”,查获假郎酒、假茅台等假高档酒约200件,以及大量回收的名酒酒瓶等。 

  在不到十平方米的制假现场,记者发现了许多注明了“75度乙醇”字样的医用酒精和氯化钠注射液,还有许多注射器。现场搜查出许多回收的各类名酒的酒瓶、包装盒、包装袋等,还有许多国酒茅台的防伪标志。为防止在运载过程中碰撞损坏,这些酒瓶都用报纸层层包裹着。假冒标签、包装物、防伪标签,甚至白酒内赠送的打火机一应俱全。 

  在另一“仓库”(制假者的住房)内,堆放着许多号称15年陈酿的茅台及大量3元/瓶的低档尖庄酒。 

  执法人员介绍,真正15年陈酿的茅台要卖到800多元/瓶,而制假者竟用这些廉价尖庄酒兑医用酒精后,摇身一变就成了“15年陈酿茅台”等名酒。 

  当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时,制假者已闻风而逃。 

  周围的居民介绍,制假者是二十多天前搬过来的。在制假现场,执法人员搜出了一个破旧的通讯簿,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涉嫌制假人的名字和电话,从电话区号上看,涉及人员遍及四川、广州等地,其范围之广令人咋舌。除电话号码外,还有农业银行的账号,以及“今收到……八千元”字样的收条,日期是2005年9月16日,第三页记载着“1043+1186+780”阿拉伯数字,执法人员分析很有可能就是假酒的销售量。 

  现场还发现了一本涉嫌制假人陈继华的车辆购置税完税说明书,车牌号为G4GC4B112390。另外还有一名宁乡县妇女李顺连的身份证。至于这些人是否牵涉制假,执法人员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湘黔线首次大规模更换道岔 迎接将至的大提速

  为迎接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刚组建的娄底铁路工务段大打设备改造战,对管内湘黔正线道岔进行升级,有计划地将湘潭至安化之间的115组老式道岔更换成新型提速道岔,这是湘黔线首次大规模更换提速道岔。至6月9日已完成42组提速道岔的预铺工作,正以4天预铺1组的进度有序推进,计划今年7月份开始正式上道。 

  4月份,原娄底工务段与原新化工务段合并,组建成新的娄底工务段,辖区线路总长达到1183公里。由于铁路已几次大提速,日益增长的速度和运能使已有的线路设备难以承载,设备病害严重,设备改造迫在眉睫。此次更换的新型混凝土枕道岔,每组重达420吨,比更换前的旧木枕道岔重2倍多,投入使用后,将大大增加线路的稳定性,增加安全系数,同时也极大减轻了道岔的养护维修强度。 

二两米酒醉坏小脑袋瓜子

  昨日,是两岁零九个月的男孩哲哲(化名)昏迷的第4天。 

  “孩子被送到医院时仍是抽搐昏迷不醒的状况,皮肤充血,皮肤扩张也比较严重……”6月13日凌晨4时,已昏迷20多个小时的哲哲被紧急送到省儿童医院ICU重症监护中心抢救。哲哲来自湖南茶陵,由年近60的爷爷奶奶带养,父亲刘技兵、母亲李小李均在深圳打工。 

  像哲哲这样的留守儿童发生意外情况,省儿童医院一个月就能接到近20起。留守儿童健康安全需要大家来关注。 

  意外:二两米酒毒倒小男孩 

  刚从打工地深圳赶回的哲哲母亲李小李介绍,6月12日早上8点左右,哲哲的爷爷在厨房做饭,孩子忽然走过来拉着爷爷的衣角说“想睡觉”。才起床就想睡觉,这让老人觉得很奇怪,但也没太多注意。十几分钟后,老人意外地发现孩子不停地在床上翻滚、抽搐、翻白眼,十分痛苦。抱起孩子,一股酒味袭来。查看一下屋里,家人发现可乐瓶装的家酿米酒有所减少。 

  原来,当时哲哲的爷爷在做早餐,其奶奶到外面有事去了,哲哲一个人留在客厅玩,客厅里1米多高的桌子上放有一瓶可乐瓶装的家酿米酒,哲哲一个人搬凳子爬上去,喝起了略带甜味的米酒……李小李介绍,孩子大概是喝了二两,酒是自家酿的好米酒。 

  出事后,家人立即把孩子送到茶陵当地医院,在深圳务工的哲哲父母也匆忙赶回茶陵。但当日治疗没见起效。随着病情的加重,13日凌晨,心急如焚的夫妻二人连忙把孩子送到省儿童医院重症监护中心接受紧急抢救。 

  影响:哲哲脑组织已损坏 

  至昨日,哲哲已持续昏迷4天。 

  “没有及时进行有效的抢救,我们责任很大,如果我们俩有一个在家里也可能好点……”昨日,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的李小李疲惫的眼神里透出深深的悔恨。 

  主治医生张新萍介绍:孩子这几天中只偶尔醒来,但病情加重又昏迷过去。现在孩子体内酒精已全部排出,但酒精中毒损坏了脑组织,引起的脑水肿程度严重,造成脑功能没有恢复,是一直昏迷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两岁的孩子肝脏代谢功能不强,需要在较重酒精中毒后马上进行血液透析以排除酒精,但当时没有。目前孩子还要昏迷多久尚不确定,是否会留下后遗症也有待观察,要看脑水肿恢复的快慢,但情况还是比较严重。 

  “每次外出打工,不是我不想他,不担心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李小李说。为什么不把儿子带在身边呢?刘技兵满脸无奈地说:“到深圳去,我们根本没时间带他。到了城里,如果没有时间管,学坏比在农村快多了。” 

  反思:留守儿童意外事故频发 

  部分农民长年在外打工,由此催生了一个特殊的群体——农村留守儿童。“误吃东西是1至5岁孩童中毒和死亡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对父母在外由老人带养的留守孩童,更要注意这方面的安全。”省儿童医院重症监护中心胥志跃主任介绍。 

  胥志跃介绍,省儿童医院仅重症监护中心今年就已接诊8例儿童意外伤害事故。其中3例毒鼠强中毒,1例因果冻被吸进气管引起呼吸困难,1例花生仁呛住气管,1例误食异烟井中毒,2例农药中毒,都是父母外出由亲人带养的。而其他科室这样病例也不少。省儿童医院院长祝益民博士介绍,一个月医院接诊留守儿童意外伤害的有近20起。 

  祝益民博士说,目前在我国意外伤害是造成14岁以下孩童死亡的第一因素,医院基本上每个月都有。 

  提醒:母亲是儿童成长基石 

  哲哲仍然昏迷,他的成长之路将因这一次意外事故,发生沉重改变。 

  长沙理工大学中文系主任、社会学家成松柳教授表示,留守儿童是一个社会问题,由于父母亲不在身边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生活和心理负担。 

  省儿童医院儿保科主任钟燕教授认为,母亲作为监护人,对儿童在生活上能起到最好的照顾作用,但很遗憾很多母亲都外出打工了。 

  亲戚监护、祖辈监护和同辈或自我监护类型下的留守儿童生活状况是差的,从小心灵就在残缺的温暖中守望幸福。另外,隔代监护下的儿童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最严重,由于祖辈的年老、较低的文化程度和过度溺爱,留守儿童无法享受到正常的家庭教育和关怀,性格和心理上均有可能出现偏差。 

  在春天里,车站站台上总响起众多农民工远走异乡的脚步,当他们在村头挥手作别自己的孩子时,看到的都是孩子们伤心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