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炯芳主持召开湘潭市委常委会会议

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

传达学习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省委农村工作会议等会议精神

湘潭在线客户端2月1日讯(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符瑶)2月1日,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曹炯芳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传达学习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精神,研究我市贯彻落实意见;传达学习省委农村工作会议精神,听取关于市委2019年1号文件起草情况的汇报,传达学习全省扶贫工作会议精神,研究我市贯彻落实意见;传达学习上级党委扩大会议精神,听取关于进一步深化民兵调整改革和2019年度军分区重点工作情况的汇报,审议相关事项。

会议指出,学习好、宣传好、贯彻好省两会精神,是我市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重要的政治任务,也是做好各项工作的重要保证。会议强调,要坚持把学习贯彻省两会精神与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结合起来,与学习贯彻省委十一届七次全会精神结合起来,与学习贯彻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的讲话,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结合起来,全面领会精神实质,准确把握深刻内涵,找准与湘潭工作的结合点、切入点,推动中央和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在湘潭落地见效。要聚焦重点工作任务,对标对表、全力以赴,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抓好三大攻坚战、项目建设、产业发展、乡村振兴、改革创新、长株潭一体化等工作。要锻造优良工作作风,狠抓工作落实。坚持把贯彻落实省两会精神与做好当前工作结合起来,通过进一步解放思想、改进工作作风,深化“四责四诺”,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通过弘扬务实工作作风推动工作快落实,切实把思路变为行动、把蓝图变为现实。要深入学习杜家毫在参加湘潭市代表团审议时的讲话精神,认清当前形势,找准发展定位,坚定信心、振作精神,加强领导,抓好工作落实,不辜负省委、省政府对湘潭工作的殷殷期望。

会议强调,要学习领会中央、省委农村工作会议精神,切实坚持“三农”工作的正确方向。要对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完成的硬任务,巩固发展“三农”工作向好的态势。要加强党的领导,坚持四级书记抓农业农村工作、抓乡村振兴,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农业农村工作部门统筹协调的农村工作领导体制。要通过各种渠道抓实建强农村工作党支部,选优配强“三农”干部队伍,进一步严格纪律。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措施,优先考虑干部配备、优先满足要素配置、优先保障资金投入、优先安排公共服务,确保中央、省委农村工作会议精神贯彻落实到位。

会议指出,全市各级各相关部门始终要把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作为抓好扶贫开发工作的根本遵循,切实用来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要把稳定脱贫质量作为抓好扶贫开发工作的首要任务,高度重视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完善防止返贫长效机制。要把做好扶贫领域风险防范作为抓好扶贫开发工作的重点内容,高度关注和认真梳理扶贫领域各类风险。要把党的领导作为抓好扶贫开发工作的重要保障,将扶贫开发工作和乡村振兴工作同谋划、同部署、同落实、同督促、同评估。

会议强调,要切实提高政治站位,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发扬拥军优属的光荣传统,大力支持部队建设改革。坚定不移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做大做强军民融合产业,加快打造“军工城”,形成具有湘潭特色的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

【读懂马克思·院长名家谈⑤】马克思为《资本论》耗尽一生心力

  共产党的老祖宗是马克思,而马克思一生用力最深的著作是《资本论》。这本著作几乎耗尽他毕生的精力。早在1843年,25岁的马克思在科伦主编《莱茵报》时,就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了。此后,足足有40年,直到静静地躺在旧椅上与世长辞时(1883年),他还没有把《资本论》的第二、三卷完全整理出来。

  马克思说过,《资本论》是他终生的事业。他是以惊人的毅力写作这部“无产阶级的圣经”的。1843年10月,马克思被迫流亡巴黎,从此开始长期颠沛流离的生活。在流亡伦敦期间,马克思一家甚至因付不起房租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举家迁移。夫人燕妮在写给魏德迈的信中说:有一天,“突然女房东来了,要我付给她五英镑的欠款,可是我们手头没有钱。于是来了两个法警,将我的菲薄的家当——床铺衣物等——甚至连我那可怜孩子的摇篮以及比较好的玩具都查封了。他们威胁我说两个钟头以后要把全部东西拿走。我只好同冻得发抖的孩子们睡光板了”。

  但马克思仍能坚持自己的工作,他写信告诉魏德迈:“早上九点至下午七点,我通常在大英博物馆里。”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出版,终于使马克思松了一口气。但在这以后的15年间,他还是日夜为《资本论》绞尽脑汁,他一面要忙于处理第一卷的翻译和修订工作,同时又要把其余三分之二的手稿编纂成“艺术的整体”。

  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马克思既要与贫困搏斗,又要与病魔作战。只要一回到理论工作中,他的旧病就会严重复发。大脑的压力以及随之而来的失眠,即使大量的安眠药也不能缓解他的痛苦。直到逝世前不久,他才被迫停下这项工作,并希望他的好友——恩格斯能对这未完成的手稿“做出点什么”来。

  马克思对待著作的责任心,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为了《资本论》未发表部分的编校,他费尽心血。这部分手稿,在1863—1865年即已草成,他读了又读,改了又改,第二卷第一部分的原稿现在保存下来的,就有八种之多,由此可见他严谨的工作态度了。马克思说过:他有这样一个特点,“要是隔一个月重看自己所写的一些东西,就会感到不满意,于是又得全部改写”。写作《资本论》第三卷时,马克思打算以俄国为实例研究地租问题。为了能阅读第一手资料,他在50岁时开始学习俄文。尽管俄文十分难学,但不到两年功夫,他就能顺利地阅读俄国文献了。

  马克思对其著作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凡未经仔细加工和认真琢磨的作品,他决不允许出版。他不能忍受将未完成的东西公之于众。因为把没有作最后校正的手稿拿给别人看,对他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有一次,马克思曾亲口告诉拉法格,他宁愿把自己的手稿烧掉,也不愿半生不熟地遗留于身后。

  马克思的工作方法常使他从事非常繁重的劳动。早在1843—1847年间,马克思就写出24本经济学笔记,摘录从17世纪到19世纪大约70个经济学家的著作,全部份量相当于《资本论》的两倍。从1850—1857年,马克思又写了数十本笔记,这些《摘录笔记》是后来他创作《资本论》的重要依据。他在致恩格斯的信中说:“我做着大量的工作,多半直到清晨四点。”

  但不管工作有多么繁琐,马克思都是亲力亲为。即便为了证实一个不重要的事实,他也要特意到大英博物馆去一趟。为写作《资本论》中关于英国劳工法的20来页文字,他甚至翻遍整个图书馆里载有英国与苏格兰调查委员会和工厂视察员报告的蓝皮书。那些铅笔记号表示他曾从头到尾地通读过这些书。

  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吃惊地发现,马克思的稿纸中竟有超过两立方米的材料是俄国的统计数字。马克思还用细小的字体写满了3000页纸的阅读笔记。为了完成马克思的遗愿,恩格斯分别于1885年、1894年将《资本论》的第二、三卷整理出版。列宁说:这是恩格斯替马克思建立的一座庄严宏伟的“纪念碑”。但恩格斯却坚持认为,这一切都是“属于马克思的”,“没有马克思,我们的理论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周良书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职务:副院长

  职称:教授

挖矿木马程序猖獗背后:有些服务提供商本身是“帮凶”

  电子加密货币挖矿遭觊觎木马程序入侵服务器手机应用

  业内人士揭挖矿木马程序背后利益链

  调查动机

  在一段时间里,比特币等电子货币如过山车般的行情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其中就包括专门用计算机运算获取比特币的“矿工”。不过,除了正常的“挖矿”,也有些不法分子盯上了这个领域,设计出种种木马程序,其危害不容小觑。

  □本报记者杜晓

  □本报实习生刘洁琼

  近日,360互联网安全中心发布了《2017年中国手机安全状况报告》,其中提到,与PC平台一样,各类木马程序也是Android平台的重要信息安全隐患。受近期比特币等电子货币价格快速飙升影响,曾在2014年短暂爆发过的Android平台挖矿木马再度死灰复燃。

  挖矿木马究竟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又会产生哪些危害?《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挖矿木马攻击用户服务器

  《2017年中国手机安全状况报告》称,挖矿,是获取比特币等电子加密货币的勘探方式的昵称。由于其工作原理与开采矿物十分相似,因而得名。手机挖矿木马,就是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其手机的计算能力为攻击者获取电子加密货币的应用程序。

  牛晨是北京外国语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三学生,2017年11月,他第一次遭遇了挖矿木马。

  “当时,一家云服务商给我发通知,说我的服务器可能被木马攻击了。我登上云服务器后,发现服务器CPU利用率为100%,很显然属于异常情况,就进去看了一下进程,发现了挖矿木马。”牛晨对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牛晨说,他上网查了一些资料,但没有发现特别好的解决办法,因为自己服务器上并没有重要的文件,所以就直接重装了系统。

  除了普通用户,一些互联网公司也遇到过类似情况,除了重装系统,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张伟就职于山东省济南市一家网络公司。2018年3月17日,张伟和同事发现,公司的服务器运行十分缓慢。同事打开任务管理器查看正在进行的任务后发现,存在一个名称为“mining”(挖矿)的任务,他们通过这一名称确定其为挖矿木马。

  “我们公司的服务器地址在香港,服务器上的数据在其他地方都有备份,所以当时就选择了直接清理掉服务器上的所有东西之后重装系统,然后再重新搭环境部署项目,一共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张伟说。

  张伟认为,在区块链大势之下,挖矿木马十分常见。

  “这是我们公司的电脑第一次被黑,我自己的电脑比较注重安全,所以很久没有遇到过病毒木马。平常少上乱七八糟的网站、少用来路不明的外存设备、不要乱下载或打开来路不明的软件就行。”张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不少网页被植入木马程序

  欧格是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博士,今年1月14日,他在登录一家视频网站时收到了电脑上安装的杀毒软件以及安全防护系统的提示。

  欧格称,安全防护系统可以发挥实时检测异常和威胁、主动隔离、弹窗报警等作用,出于好奇,他点开了详情页,这才发现木马程序是用来挖矿的。

  欧格对此开始进一步研究,原来是这家视频网站的网页广告上被挂了挖矿木马,有人在页面资源中混入了用于挖矿的木马脚本。

  “这个木马的攻击方式和结构并不特殊,重点在于它所做的事情是‘挖矿’。这种木马的存在已经有些年头了,挖币潮过去后可能仍将存在。”欧格说。

  除了视频网站,也有网友反映称,在浏览某漫画网站时也遭遇了挖矿木马的侵扰。

  印亮是一名在微博上小有名气的数码博主,记者与印亮取得联系后了解到这样一件事:2月21日,一名粉丝对印亮说,他在挖矿的时候意外发现了挖矿木马。刚开始,他以为是矿池被植入了挖矿木马,但是觉得逻辑不通。印亮认为一个矿池中不可能被植入挖矿木马,如果想以此途径牟利,与其用这种方式,不如直接用客户端盗取更为有效。

  直到次日,这名粉丝才查明木马的来源,他回忆起自己在曾经点开过一家漫画网站,经过反复确认,最后得出的结论为,上述漫画网站的主页被植入了挖矿木马,因为只要一点开网站主页,系统就会立刻提示发现威胁。

  印亮随即在微博上联系了该漫画网站官方微博账号,不久便收到了工作人员的回复,工作人员称自家网站被攻击了,在接到用户反馈后安排技术人员排查处理,已经恢复。

  挖矿木马不仅钟情于网页,还存在于一些软件中。

  2016年,不少用户反映一个影音软件被植入挖矿木马,窃取用户算力。

  陈申是这款影音软件的用户之一,对于2016年9月的经历,他至今仍记忆犹新。

  陈申向记者回忆,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挖矿木马,此前对于这一事物并无多少了解。当时,他的电脑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2GB的文件,每次删掉之后还是会自动生成。后来,他看到许多网友称可能是使用这个影音应用引起的,他就将其卸载了,之后那个文件真的就不再自动生成。

  “那个文件的名字很长,很像是用一串哈希值(是一种从任何一种数据中创建小的数字指纹的方法——记者注)命名的,因为后来看到有文章说可能是那个播放器的问题,我卸载之后的确能够顺利删除,所以我判断那是挖矿用的。”陈申说。

  挖矿木马侵害用户权益

  在北京某网络公司工作的李蒙是加密电子货币爱好者,她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使用挖矿木马盗取其他用户的终端算力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

  “有一些人进入矿池挖矿,为了使自己的分成更多,就需要占用更多的设备,就这样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盗用别人的资源,是一种损人利己的行为,而且也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李蒙说。

  李蒙常常会自我调侃,“挖了一天矿挣了8.64元,用电12度,我还有挖下去的必要吗”?

  据李蒙介绍,挖矿造成的电费以及设备的损耗相当大,而将挖矿木马植入到其他人的设备中则可以有效减少“矿工”的成本,这对很多人来说颇具吸引力。

  在某网络公司工作的高严认为,挖矿木马猖獗的原因不仅仅在于“矿工”,有一些网站或者软件开发商为了牟利,主动开发挖矿木马或者和相关组织合作,在自己的产品上捆绑木马,盗用用户的算力进行挖矿,从而进一步为自己牟利。

  “互联网行业中许多网站面临同质化竞争,也有很多应用的生存难以为继,缺乏新的盈利模式,因此只能出此下策,通过挂马的方式赚一些‘外快’维持运营。”高严从事软件开发行业多年,他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如今行业内部有些服务提供商本身也是挖矿木马泛滥现象的“帮凶”。

  “挖矿木马数量大、范围广,想要根除并不容易。”高严对记者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读懂马克思·院长名家谈⑧】《共产党宣言》对中国共产党人的影响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1847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伦敦召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大会上阐述了科学共产主义的观点。大会经过辩论接受了他们的观点,并委托他们为同盟起草一个准备公布的纲领。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用德文写成了《共产党宣言》一书。

  1848年2月18日—19日,《共产党宣言》在英国伦敦的哈里逊印刷所出版。当时这本书装帧非常简陋,而且印数仅有几百册。但是这本书的出版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正式诞生。这本只有23页的德文版小册子,在半个多世纪内就先后被翻译成俄文、丹麦文、西班牙文、波兰文、意大利文等多种文字。在这本书正式被介绍到中国来之前,在全球范围内就已经用30多种语言出版了300多种版本。迄今为止,《共产党宣言》已被翻译成200多种文字,出版过1000次以上,成为全球公认的“使用最广的社会政治文献”。

  《共产党宣言》为什么具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呢?这主要取决于它所具有的真理性和科学性。《共产党宣言》第一次全面系统地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指出共产主义运动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这本书的基本框架包括引言和正文四章。引文主要阐明了《共产党宣言》产生的历史背景和目的任务;第一章《资产者和无产者》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第二章《无产者和共产党人》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特点、目的和任务,以及共产党的理论和纲领;第三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文献》批判了当时流行的各种假社会主义,分析了各种假社会主义流派产生的社会历史条件,并揭露了它们的阶级实质;第四章《共产党人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阐述了共产党人革命斗争的思想策略。

  在《共产党宣言》一书中,马克思、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分析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分析了阶级和阶级斗争,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产生与发展过程,论证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客观规律,以及作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无产阶级所肩负的伟大历史使命。《共产党宣言》公开宣布无产阶级必须用革命的暴力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无产阶级“政治统治”。《共产党宣言》还指出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后,必须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逐步地进行巨大的社会改造,进而达到消灭阶级对立和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共产党宣言》批判了当时各种反动的社会思潮,对空想社会主义作了客观而科学的分析和评价;还阐述作为无产阶级先进队伍的共产党的性质、特点和斗争策略,明确了为党的最近目的而奋斗与争取实现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之间的联系;还明确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战斗口号,并庄严宣告:“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正是因为《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革命理论代表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根本利益和要求,是帮助广大人民群众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所以这个代表科学社会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著作才在世界各地迅速传播开来。

  在中国真正开始有意识、有目的地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是以孙中山为首的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派。但是,马克思主义真正开始在中国开始大规模传播还是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后。“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以陈独秀、李大钊等为代表的一批先进知识分子在向海外积极寻求革命理论时,一方面热情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同时又广泛地宣传传播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

  《共产党宣言》对我国不同层面的知识分子都产生过非常重大的影响,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之所以能接受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并以此为指导走上革命道路,都是受到了《共产党宣言》一书的影响。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都有这方面的共同经历和感受。

  新中国成立前,毛泽东曾两次回忆他在青年时期阅读《共产党宣言》的相关情况。第一次是1936年11月他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话时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阶级斗争》,考茨基著;《社会主义史》,柯卡普著。”第二次是1941年9月13日,毛泽东在延安对妇女生活调查团成员说:“记得我在一九二○年,第一次看了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和一个英国人作的《社会主义史》,我才知道人类自有史以来就有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初步地得到认识问题的方法论。”可见毛泽东同志把《共产党宣言》作为指导他确立马克思主义信仰的重要著作。

  1939年,毛泽东对陶铸同志的夫人曾志说过:“《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遇到问题,我就翻阅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有时只阅读一两段,有时全篇都读,每阅读一次,我都有新的启发。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就翻阅过多少次。”到了晚年,毛泽东还经常孜孜不倦地阅读大字本的《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作为毛泽东的智慧源泉伴随了毛泽东一生,这也从另一方面折射出其所具有的永恒价值和魅力。

  其他许多老一辈革命家也都读着《共产党宣言》走上革命道路、进而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周恩来在1922年8月旅欧期间,就在《少年》上发表了《共产党宣言与中国》的著名论文。抗战时期,身兼党政军要职的周恩来,总是随身带着一个公文包,包内装有《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和毛泽东著作。在延安整风运动中,中共中央专门把《共产党宣言》等五本书指定为“干部必读书”,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内至今还珍藏着当年周恩来读过的《共产党宣言》,书上留有周恩来的签字。1975年1月,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上,周恩来对《共产党宣言》中文版本首译者陈望道先生深情地说,当年长征的时候我就把《共产党宣言》当作“贴身伙伴”,如果能找到第一版本的《共产党宣言》,我真想再看一遍。

  《共产党宣言》也是刘少奇的“启蒙老师”。1920年夏秋之际,刘少奇参加了由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办的干部学校。那时,每个学员都发一本《共产党宣言》,并由陈望道给他们讲授。解放后,刘少奇曾回忆说:“那时我还没有参加共产党,我在考虑入不入党的问题。当时我把《共产党宣言》看了又看,看了好几遍,……从这本书中,我了解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怎样的一个党,我准不准备献身于这个党所从事的事业,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最后决定参加共产党,同时也准备献身于党的事业。”

  1976年5月18日,成仿吾将重新翻译的《共产党宣言》转送给朱德委员长,朱委员长看了很高兴。5月21日,朱委员长不顾90高龄亲自来到中央学校成仿吾的住处来看望他,对新译的《宣言》高度称赞,并说“做好这个工作有世界意义。”

  邓小平是在巴黎勤工俭学期间接触到《共产党宣言》的。正是由于受到了《共产党宣言》的熏陶,他选择了加入共产党,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在1992年的南方谈话中深情地说:我的入门老师是就是《共产党宣言》。

  总之,《共产党宣言》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第一部纲领性文件,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尤其对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它教育了一大批先进的知识分子走上革命道路,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的有机结合,促成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并指引中国共产党人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相结合,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大重要成果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是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