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内两次被效能告诫者辞退

  根据长沙市的要求,今后长沙市将对机关效能建设中领导不力、敷衍塞责、弄虚作假的人和事,对各级公务人员的任何不作为和乱作为的行为,都要严肃处理。对公务人员违规行为情节较轻的,给予诫勉教育;情节较重的,给予效能告诫;公务员在一年内两次被诫勉教育的,给予效能告诫并调离岗位;一年内两次被效能告诫的,给予辞退;对徇私舞弊、利用职权“吃、拿、卡、要”和乱收费、罚款、摊派、检查等行为的,一律予以辞退;构成违纪的,给予纪律处分;构成违法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同时,长沙市今年内将出台《长沙市公务员行政过错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和《长沙市公务员绩效考核办法(试行)》两个规范性文件,进一步加强对公务员队伍的监督管理。

母鸡公狗“恩爱”亲如一家

  鸡与狗之间的关系通常十分对立。而岳阳市云溪区云溪乡坪田村汪家龙渔场丁观球饲养的一只母鸡和一条公狗却与众不同。它们之间相敬如宾、形影不离,非常“恩爱”。 

  6月4日下午,笔者前往云溪,丁观球划着一条小船迎候笔者的到访。“瞧它们多亲热呀!”顺着丁观球所指的方向,笔者看到,一只母鸡正依偎在一条黑中带黄的公狗旁一道享受美食。“这条狗就是不咬这只母鸡,其他的鸡绝对不敢与它太靠近,另外的两条狗也对这只母鸡毫不留情。”丁观球对此也感到十分奇怪。  

   吃完槽中饲料后,这条公狗悠闲地趴在地上,而那只母鸡则多情地围在其身边,十分认真地用嘴啄去“好友”皮毛间的虱子,期间,公狗也时不时地亲吻着这个可爱的朋友。 

  “这狗是去年8月份一朋友送的,今年1月间突然发现它与这只母鸡十分友好。不但一起进食,晚上,这只母鸡还跑到狗舍里睡觉。”丁观球告诉笔者,他抱着好奇的想法,连续观察了它们好一阵,发现该狗从不驱赶母鸡,同在一个笼舍中还非常亲热。母鸡不回自己的笼舍,下蛋也在狗舍里进行,而狗从未偷吃笼舍里的一只鸡蛋。据丁观球介绍,同这只母鸡一起养大的另外几只鸡被陆续宰杀了,只留下了这只与狗关系密切的母鸡。因为“实在不忍心破坏它们之间的‘恩爱’关系,决定让它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铜官窑有了“同门兄弟”


始建于道光年间的清代古龙窑——义兴窑。 


  正在谋划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铜官窑遗址有了一些“同门兄弟”。昨日,经望城县政府相关部门及望城县铜官镇政府证实,在离铜官窑遗址大约5公里的铜官镇区,发现有熊家塘、蔡家凼等处的古龙窑以及窑头冲、泗洲寺等处的古窑址。 

  由此,考古界多了这样一个猜测:铜官镇区的古龙窑和古窑址与已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铜官窑遗址是否有着某种联系? 

  至今尚有1座古窑仍在使用 

  明、清以来,铜官镇区陶瓷生产进入兴旺时期,形成了与河北唐山、山东淄博、江苏宜兴、广东石湾并称全国“五大陶都”的宏大规模。现年70岁的铜官陶瓷总公司机关退休干部刘铁柱老人,通过二十余年的搜集和研究,发现到清末民初,铜官镇古龙窑数量就多达70余座。大多以“兴旺发达”一词中的“兴”字命名。 

  “这些古窑由于解放后体制转换以及国家公路建设和工厂建设的需要被废掉一批,特别是七十年代以后,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古龙窑逐渐改成了隧道窑、倒焰窑、推板窑等。”据调查,到目前为止,保存下来的古龙窑仅4座,而保存较完好的仅有2座,至今尚在使用的仅1座。 

  目前,保存较完好的2座古龙窑分别为熊家塘古龙窑和蔡家凼古龙窑。据调查,熊家塘古龙窑由义兴窑和仁兴窑组成,均系清代古窑,是铜官镇古窑群中保存最完好和最有直观性的窑炉之一。两窑现属铜官陶瓷总公司七厂集体所有,因企业机制转换和产品结构调整,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相继停用。 

  蔡家凼古龙窑位于铜官陶瓷总公司六厂境内,尚存两座龙窑,一名为外兴窑,一名为贡兴窑。其中,外兴窑是铜官镇区唯一的一座尚在使用的古龙窑。据70岁的曾正伯老人介绍,他的曾祖父告诉过他,外兴窑在明代就已经存在。 

  2处古窑址有待进一步挖掘 

  铜官镇区除两处可通过眼睛直接欣赏的古窑外,它的地下还隐藏着两处古窑址。这些古窑址虽未曾试掘,也未探究出它的真面目,但它已向世人崭露头角。 

  位于铜官镇与茶亭镇交界处的胡家坡,目前已发现两处古窑生产遗存的陶瓷碎片堆积区,隔垅相望,面积约一平方公里以上。历年来无人知晓此处何时曾建窑制陶。只有“窑头冲”的地名与窑基处的山坡相伴,周围均被农田淹没,窑基两旁不时暴露出堆积的部分陶瓷碎片和碗、壶、灯具及匣钵的残体。从当地农民介绍的情况和散存的器物及碎片分析,该处是一个日用陶瓷产区。 

  另外一个名叫“泗洲寺”的古窑(又名范家窑。)址位于铜官镇誓港街义渡亭东向上方的山坡上。目前,窑址周围均被众多的住房压盖,但仍有一处约20平方米的窑基显露地面。原窑墙的砌体砖及窑基砖还存留部分,大小陶瓷碗器的碎片一层压着一层,堆积不少。据调查,当地不少老人反映了一起证实该古窑址历史久远的事实:在该窑东上方约200米处的一片高地上曾建有一座气势恢弘的古庙——泗洲寺。寺内设有陶业的祖师舜帝大殿。每年六月初六,乃舜帝寿辰,届时,各地制陶者均要派代表前来拜寿、游行、唱戏,热闹异常。此习一直沿袭至解放前夕。 

  须尽快采取措施保护古龙窑 

  铜官镇区的古龙窑正不断遭受人为的破坏。以建于明代的贡兴窑为例,该古窑在2005年被承包给个人后,遭到严重破坏,目前仅存上半截窑身,窑址满目疮痍。 

  “目前,有许多规划和方案,都计划在石渚区新建龙窑,作为新的景点对外开放,而我们有现成的古龙窑,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不能不令人遗憾。”考古专家提出,相关部门应尽快明确铜官镇区窑址的保护范围、保护级别、保护措施。可先明确其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采取必要的措施予以保护。并加大对尚存的外兴窑以及尚可修复的仁兴窑、贡兴窑的宣传力度,吸引有识之士前来开发,在开发的同时,使这些古窑得到宣传和保护。 

  另外,“铜官镇窑区”与“铜官窑遗址”的关系也吸引了考古界的眼球——铜官镇窑区与石渚湖窑区,是“兄弟”还是“父子”尚无定论;铜官陶业是石渚区向铜官镇区发展,还是铜官镇区向石渚区发展,尚有待考证。 

  对于这些古龙窑和古窑址,铜官镇党委书记张学峰说,它们是铜官镇古代繁荣的陶瓷制造业的一个见证,镇里有意将此窑打造成历史文物景观,让来铜官的游客们既可看古窑又可看今天的制陶工艺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