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专家设计抢修渣滓洞

2017-12-07

在重庆暴雨中遭受严重损毁的渣滓洞、白公馆等9大红色景点,已开始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进行清淤、加固和整修。昨天晚上,[BAIKE]北京建工建筑设计研究院的专家们依然在加班加点地绘制图纸,他们必须在两周内完成设计方案,以使歌乐山上的”红色”建筑尽早恢复原貌。
常规修缮升级为抢修
7月17日,重庆地区遭遇115年未遇的暴雨,曾经关押过江姐、小萝卜头等革命者的重庆[BAIKE]渣滓洞、[BAIKE]白公馆等处因此遭遇罕见的泥石流侵袭,损毁严重。
消息很快传开,北京建工建筑设计研究院的文保专家们一听着了急。今年4月,他们刚刚对渣滓洞等建筑进行了实际勘测,正着手设计,目的是为各建筑进行常规修缮。
20日,研究院的专家[BAIKE]熊炜和他的同事丢下尚未完成的设计,急忙赶赴重庆。
“现场损毁情况比较严重,大部分围墙都被冲毁了。”熊炜回忆说,”我们赶紧看现场,评估受损情况,看环境分析灾害原因。”在熊炜等人的帮助指导下,重庆方面迅速架起撑柱,以免建筑倒塌,同时开始了清淤工作。
本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常规修缮,但谁也没想到,居然遇到了如此重大的突发事件。普通方案升格到抢险、加固、修缮的级别,北京的专家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出修改方案。这样,熊炜他们只呆了一天,就匆匆赶回了北京。
“不幸中的万幸”
用熊炜的话讲,这次设计方案遇到了不幸中的万幸。
“这是115年一遇的大雨,此前谁也没想到渣滓洞、白公馆会遭遇这么大的损害。”熊炜说,幸亏重庆方面今年打算对渣滓洞等建筑进行常规修缮,专家们提前进行了详细的勘测,并绘制出不少设计图纸。渣滓洞等处被毁之后,这些图纸也失去了原有的设计意义。但幸运的是,它们竟成了最为珍贵的原始资料,使专家们完全有把握使这些”红色”建筑恢复原貌。
目前,北京的专家们一边修改设计,一边焦急地等待着重庆方面传来的消息。”我们必须等到清淤工作全部完成,才能再次前往重庆进行更细致的现场勘查。”熊炜说,只有清理之后,才能暴露出更多的问题。他们得准确找出残损部位,才能为设计提供必要的依据和目的。
对于后发性险情,专家们也很担心。因为大部分建筑物进了水,不排除有新的险情出现。按照计划,专家们必须在两周内拿出新的方案上报。
“防白蚁是最重要的”
我国南方和北方的建筑形式存在很大差异,用熊炜自己的话讲:”北方建筑是抬梁式,就是柱上搭梁;南方则是穿透式,就是梁穿插柱子间。北方用的是”砌筑墙”,南方则是”夹壁墙”。”
那作为北方的文保建筑专家,是否也能胜任修缮南方的建筑?
对此,熊炜倒是很有信心:”渣滓洞等建筑本身的结构并不复杂,而且我们也多次修缮过南方的建筑。”
熊炜说,修复渣滓洞等处最关键的倒不是建筑形式,而是”预防白蚁”。北方的木料大多比较干燥,不容易生白蚁,而南方气候潮湿,一潮湿就容易生白蚁。所以,专家们特意设计使用了防虫防腐剂,保证复原后的渣滓洞结结实实的。
修复费1700多万元
根据最新统计,管理着渣滓洞、白公馆等景点的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此次受损达1780余万元,目前社会各界捐款的到账金额为110万元。
据现场观看,此次歌乐山各红色景点中受灾最严重的就是渣滓洞和白公馆,前者主要是外部基础设施塌方严重,后者主要是遭遇山洪和泥石流荡涤。
昨天,[BAIKE]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BAIKE]厉华说,在115年不遇的特大暴雨中,整个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受灾的景点有9个。其中化龙桥红岩村内的《新华日报》印刷总馆屋顶多处出现漏雨,馆内的红岩魂展厅后面的马歇尔大楼也被暴雨冲漏,在烈士墓的中美合作所、松林坡、小萝卜头殉难遗址等都受到不同程度洪灾损害。
昨天,在渣滓洞现场,众多工人正在繁忙地进行清淤、整理文物工作,从歌乐山上下冲的洪水依然发出”哗哗”的巨响。
厉华说,目前的修缮复原总费用预计1700多万元。
“祸害”水源将被寻找
渣滓洞原是一个小煤窑,地势低洼,又正好处于歌乐山腰的山坳处,因此很有可能发生积水。渣滓洞一直沿用国民党时期的旧排水管道,许多排水道因年久失修,发生堵塞漏水等情况,排水一直是个大问题。
按照厉华的说法,渣滓洞的围墙年年都会被水冲毁一部分,有时是三五米,但最多也不会超过十米。而这次出现如此严重的损毁,是因为雨量过大、而且持续时间过长。山上突然冲出两道新的泄洪沟,再加上原来就有的一道,洪水来势汹汹,迅速冲毁了渣滓洞的部分建筑。
为了防止下次再出现类似情况,有关方面计划将渣滓洞原有排水管道扩大,同时沿渣滓洞周围挖筑一条新的排水道,将景点牢牢围住。同时,在水流较容易聚流处,修建大面积的挡墙;在渣滓洞背后的林地中,修建另一堵挡水墙,将景点”全副武装”。
只是具体的排水设计方案尚未出台,厉华说:”两股道新的泄洪沟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会水面有多大,目前我们都不了解。”待洪水彻底退去,工作人员将会上山勘查地形,在山脊处找到危害景点的水源,将其封堵。
夹壁墙依然修旧如旧
据厉华介绍,这次修复渣滓洞白公馆的规模是迄今最大的一次,将严格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目前,整个修复工作将分四步走:清淤、加固、将图纸和实物进行对照,最后进行维修。修缮工程将持续一个多月。
“如果我们用砖头等现代建筑材料修,那几天就能修好。”但厉华称,修缮将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恢复原有的”夹壁墙”。厉华解释说,夹壁墙是当地旧时特有的一种建筑方式,墙体中间部分是用子荆(竹子的一种)编制而成,再加上石灰和炭灰这两种原料修建起来。
厉华表示,他们将按照原始图纸,完全恢复渣滓洞的本来面貌。
文物修复工作下周全面展开
昨天下午,小雨停了,太阳露出了头。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厉华一直紧揪的心,才算稍稍放松。几天来,厉华带着博物馆工作人员一点点地清理厚厚的泥沙,寻找着被泥石流冲走或掩埋的文物。“刚刚我们才把电话机挖出来,还找到了两副铁镣手铐等物品,火盆算是彻底冲碎了。”厉华嘴里提到的“火盆”,正是《红岩》小说中所描写的敌人用来拷打审讯的刑具,曾经烧得通红的火盆见证着江姐等革命者的忠贞。渣滓洞的大铁门也被洪水裹挟着的泥石流冲毁了,如今只剩了3块条石。厉华觉得格外心疼:“这扇铁门在1949年11月27日,敌人火烧渣滓洞的时候都没被毁坏,也算是跨世纪的文物了。”
根据粗略的统计,一半以上的文物展品受到损失。这些文物所承载的烈士精神一直影响着几代中国人。厉华,这位身材魁梧的汉子,对着损坏的文物也不停地掉眼泪。
23日,重庆市后勤工程学院的学生来到渣滓洞一带地区参与灾后清淤。同时,他们已向全校师生发出倡议书,捐款支持灾后重建。后勤工程学院红岩队队长赵智斌说,学校与渣滓洞是共建单位,很多已返家的学生,得知灾情后,主动要求返校救灾。
目前,工作人员已把抢救出的纸质文物与实物装入几个编织袋中。每一件纸质文物都按展品系列进行了分类,并保存在档案袋中。文物保管部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能抢救出来的纸质文物都保存完好,没有受到浸泡,一旦开馆将可以直接展出。而一些被水冲走的纸质文物,则要由文物修复科的专家重新对真迹进行临摹,修复进度将十分缓慢。据介绍,对文物进行临摹之后,还要用专门的药水对纸张进行旧化处理。经过多道工序后,才能将与原物“一模一样”的复制品进行展出。
对于实物文物方面。工作人员还在现场进行挖掘,但损毁文物的具体清单还未整理出来。经过清单对比,被掩埋的实物将根据材质一一“精雕细琢”,重焕生机。
  预计文物修复工作将于下周一全面展开,力争1个月内完成。目前,多位文物修复专家正陆续赶到,他们将通过复制、临摹、修补等各种手段,最大限度恢复红岩文物原貌。

来源:京报网

筑龙园林景观

15万粉丝共同关注,追踪最新园林景观行业动态,享受精品景观案例,分享设计师热门项目。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园林景观或者 zllandscape,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网园林景观圈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类:list06 |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