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链接是病毒?沈阳网警:纯属谣言

  近日,《战狼2》火爆上映,朋友圈中有紧急通知《战狼2》链接是病毒的消息,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8月1日,沈阳网警巡查执法表示,纯属谣言。

  记者看到,“紧急通知”中写到:“公安网监紧急通告,请大家要速传!如果你收到《战狼2》链接,在任何环境下请不要打开它,且立即删除它。如果你打开了它,你手机里所有相关信息会被盗取。这是一个新的病毒,已经确认了它的危险性,而杀毒软件还不能清除它。它的目标是盗取手机联系人信息,手机绑定银行信息。请收到的马上转发给你所有亲人和朋友、同事,为了大家,辛苦一下。这次病毒猛烈仅次于灰鸽子、熊猫烧香,是永远也删不了的。紧急通知:各位家人请把信息转发给自己的团队,以免遭受损失!现有不法分子在网上传新版人民币视频,不要打开,立即删除,是病毒,特别是手机上有支付宝、手机银行等账号。这个必须转,刚刚新闻也在播了,大家都动手转到自己的每个群里,别上当!”落款为:市刑侦队长……

  沈阳网警表示:纯属谣言,早在多年前关于此类公安网监的紧急通知的谣言,就已多次泛滥于互联网。

  记者网上搜索,多地警方对此事已经辟谣,更有好奇网友点开了此链接,该链接显示“已停止访问该网页”,在更多信息中显示,“关于潜在的诱导分享诱导关注内容。”

  网警介绍,该谣言比较容易识破:首先,信息开头注明是“公安网监”发布,而落款却变成“刑侦队”;其次,公安对外发布通告,固定是以单位为名义,不会以个人名义发布。公安部门若发布消息,会通过正规渠道,如官方微博微信等正式发布。

  网警部门提醒:对于谣言要擦亮眼睛仔细甄别,做到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不会游泳下海捞海蜇 男子贪恋海货出意外溺亡

  年轻男子带着古稀老汉去海边捞海蜇,老人由于年纪大没下海只在海边帮忙,后来可能发现海蜇好捞,年轻男子继续下海捕捞。然而不幸的是,该男子身体挂在石坝缝隙中,等被打捞上岸时已身亡。

  8月1日,葫芦岛边防派出所民警刘鹏宇告诉记者,多亏蓝天救援队协助警方施救,最后有渔民发现打捞海蜇的失联男子,警民合力最终将其打捞上岸。

  36岁的大力老家在连山区农村,以卖菜为生,后来搬到葫芦岛城郊租房住。平时喜欢喝酒,最近几天兜空没钱喝酒,他急得团团转。大力听说附近海域海蜇比较多,就想捞点儿海蜇卖钱,再买酒喝。此前他在平时溜达中,认识了70岁老汉老良,两人经常在一起闲聊。

  7月31日下午3时许,大力和老良说起想到海边去捞点海蜇,老良就同意了。于是大力开着电动三轮车,带着水桶、靴子、网抄等物品,半个多小时后来到灯塔山附近海域捞海蜇。由于今年海蜇很多,两个多小时,大力打捞的海蜇几乎装满了半个电动三轮车车厢。

  “老良说由于其年岁大,就没下海只在海边帮忙。他们所用的工具很简单,就是用绳子系在一起形成的网兜,在附近海中用双手撑开网兜,再将海蜇打捞上来后放进水桶里。由于不认识海蜇品种,后来有经验的渔民发现其打捞上来的海蜇大都是麻蜇。渔民称,麻蜇有毒性,人们很少食用。麻蜇接触到人的身体部位后,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刘鹏宇说。

  可能发现此地海蜇好捞,大力继续下海想多捞一些海蜇,后来就越走越远。晚6时许,坐在海边等候的老良发现大力还没有回来,想回家又打不到车,又等一会儿大力还没有回来,老良就去附近寻找,但没有发现人影。后来感觉大力可能遇险了,就到辖区派出所报警。

  派出所值班副教导员张斌带领民警卜凡军等迅速赶往事发现场,当时天已经黑了,事发海域一片漆黑。民警在老良的带领下来到现场,看到岸边有只空桶,电三轮车上装了很多海蜇。随后,警察利用手电筒、手机等照明设备,在附近海域找寻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大力的踪影,警方联系蓝天救援队帮助继续搜救。

  当晚11时许,蓝天救援队队长邢立岩带领多名队员、携带橡皮艇、长绳和钩子等救援设备迅速抵达救援现场。根据现场排查发现失联者所用的水桶,救援人员基本可以确定落水区域。

  由于现场环境复杂,海滩堆积了大量的水泥块,不规则的水泥块上面生长了很多海苔非常湿滑,又是涨潮时间,水位比较高,综合现场救援总体情况,施救人员决定在8月1日凌晨4时30分再到救援现场搜救打捞。5时15分,救援人员分成两组在岸边努力寻找。6时许,两个身穿潜水服的渔民在海中发现疑似失踪者,两名施救人员立即划橡皮艇前往。当时大力的身体挂在石坝缝隙中,救援队员划着一艘橡皮艇,带着勾绳下海打捞。经仔细查看辨认,确定为失踪者。6时33分,将其打捞出水面。然而由于溺水时间较长,对方已无生命体征。

  “经了解,大力不会游泳,被打捞上岸时他手中还攥着绳子。当时他的脸色青紫,眼睛有点儿血迹,已经没有呼吸。刑警赶到,综合现场情况初步断定是溺水死亡。”刘鹏宇说。

  (大力、老良均化名)

诈骗团伙半年套取他人存款30余万元

购买百万条个人信息 按照生日等破解网银密码

诈骗团伙半年套取他人存款30余万元

  你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我猜猜,是123456?还是111111?

  不对?那是不是你的生日?

  如果是,那么你银行卡被盗刷的几率已经翻了几倍。一个十余人的诈骗团伙,便盯上了别人银行卡里的钱,即便你在天涯海角,银行卡在手里,他们也可能远程盗刷。

  方法大概是购买超百万条的公民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卡号、网银账号、网银密码等,然后利用这些信息用生日等碰撞银行卡取款密码,一旦破解,这些账户将通过充值话费等形式盗刷你的存款余额……

  银行卡在手 连续被盗刷10次

  2016年1月30日17时11分,市民段先生(化名)接到了一条手机短信通知,提示银行卡被提取金额200元。还没等搞明白到底是什么钱时,他又陆续接到了9个短信,都是移通金额100元到200元。

  感觉不好的他立即把银行卡挂失,挂失后,发现银行卡先后被盗刷了十次共1100元。

  到银行查询发现,这被盗刷的1100元钱都被人充值电话费,记录显示这1100元分别给9个陌生号码进行了充值。

  最可怕的是,这些都不是他本人操作,而且银行卡就在自己的钱包中,从未动过。

  2016年2月17日,沈阳市民郑先生也报案称,银行卡被人盗刷5200元。沈阳警方接到报案后,经侦查发现,有人以网络电信等手段窃取他人银行卡密码,并以手机充值、转账等方式销赃,涉案金额巨大。

  三人牵头分工明确 雇佣多人

  2015年9月,钟某、万某、陈某三人决定,合伙采取从网上购买公民信息资料和用公民姓名及出生日期的方式,利用网银账号或密码,使用破解软件登录网银,破解他人的银行卡密码,窃取他人银行卡内存款。

  几人分工明确,钟某提供场所、电脑及负责联系套现的电话费充值代理、收款、记账。

  万某负责提供密码破解软件、对购买的公民信息进行筛选、破解银行卡账号等。

  陈某负责操作电脑筛选银行卡密码等数据信息、充值话费及联系电话费充值代理。

  钟某等人通过网上找电话充值代理,代理人提供需要充值的电话号码后,钟某等人会使用他人的银行卡内的存款,给代理人提供这些电话号码充值,然后代理人将按照一定的比例折价,支付给钟某等人电话费。或者以购买彩票获奖的方式等,达到套现获利。

  在此期间,钟某、万某、陈某陆续雇佣多人打工,扣除工资等的利润,钟某分利润的40%、万某分利润的40%、陈某分利润的20%。

  碰撞密码套取银行账户30余万元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万某、钟某、陈某为谋取非法利益,经预谋后,于2015年8月至2016年3月期间,雇佣多名被告人成立犯罪团伙,以重庆南川区某小区等地为犯罪窝点,购买用于作案的电脑、手机等设备以及从被告人屈某处数次购买的超过百万条的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卡号、网银账号、网银密码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或者通过破解某银行网站获取的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卡号、密码等信息的公民个人信息后,利用上述公民个人信息碰撞银行卡取款密码,并将碰撞成功的银行账户、密码等信息予以记录保存。

  后由被告人钟某联系他人,通过用碰撞成功的银行卡账户为他人充值话费、购买彩票等形式将碰撞成功的银行卡账户内的资金套现。

  经审计,被害人郑某等多人的银行账户资金被套现合计人民币334788元。

  2016年3月,十余名该团伙人员悉数被公安机关抓获。

  十余名被告均获刑

  2015年9月至2016年3月初,钟某、万某、陈某等人盗刷他人的银行卡,共涉及683笔,总计金额为334788元。其中用来交电话费涉及634笔,金额为87600元;购买体彩涉及28笔,合计金额为232970元; 其他还包括购买福彩、交电费等。

  法院认为,被告人万某、钟某、陈某雇佣多名被告人成立犯罪团伙,并伙同其他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购买、窃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在通讯终端使用的方式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巨大,构成信用卡诈骗罪;被告人屈某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法院一审认定,多名被告人均犯信用卡诈骗罪,被告人万某、钟某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整,依法上缴国库。被告人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整。其他十余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到一年八个月不等。责令被告人屈某退缴违法所得2000元。

  十大最弱密码排行你中招没?

  曾有安全团队公布2016年最常见(最弱)密码排行榜,“123456”这样几乎年年入选最弱的密码仍然排行首位。

  在这份调研报告中,研究人员还发现,最常用的密码排行榜每年几乎不会出现很大的变化,而最受欢迎的密码中,一多半只有六个字符。

  近日,沈阳大东公安分局也曾破获类似案件,嫌疑人表示,出生年月日或身份证后六位做密码,最容易被破解。

  十大最弱密码如下:

  1.123456

  2.123456789

  3.qwerty

  4.12345678

  5.111111

  6.1234567890

  7.1234567

  8.password

  9.123123

  10.987654321

男子敲诈狱警10万 逼其写40万欠条获刑44个月

  “牟某,你会红的,两家媒体感兴趣……”

  他敲诈狱警10万逼其写40万欠条获刑44个月

  “牟某,你会红的,两家媒体感兴趣。”“你在玩我,你等好了,我不要钱了,我不扒下你这身皮我跟你姓!”辽宁男子曲某以检举狱警与监区犯人合伙经商分红相要挟,向一名狱警敲诈了10万现金,并逼着狱警写了一张分两期偿还40万的欠条。8月1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该案,根据现在证据目前无法证明狱警参与经商分红,曲某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刑。

  朋友合伙经商失败起纠纷

  1973年出生的曲某,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市。1999年,曲某和沈阳张某相识成为朋友。2003年,张某借钱给曲某130万元做生意,后来生意效益不好,曲某仅还回了三四十万元。2005年,张某因合同诈骗犯罪被抓判处无期徒刑在沈阳一家监狱服刑。

  曲某常去监狱探望张某,因此与狱警牟某相熟。2011年,曲某和牟某的同学王某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但没有实际注资。许某与王某是同学,在灯具城经营一家灯具店,因向沈阳一家饭店提供灯具,经王某联系认识了曲某,所以在公司成立时也将其列为了股东。

  2013年,当曲某前来探望时,张某给曲某联系在大连的一个装修工程。期间,曲某将牟某介绍给了工程负责人称是医生,所以当这名工程负责人妻子生产时找到牟某,牟某帮忙联系了医院。曲某找人投资50万后没有成功,曲某让张某返还投资50万元并承担经济损失71万元。此后,张某陆续给了投资者近100万元。

  威胁狱警索要50万元

  曲某说,2016年2月1日,自己给牟某发微信说联系不上张某,让其转告张某还30万欠款。“牟某回短信说,公司的事儿和他有关系。”于是,曲某给牟某打电话说其参与张某经商活动,要到纪检部门去举报,如果想平事就给他拿钱。

  2016年2月24日10时许,曲某来到监狱找牟某,牟某否认与公司有关,也没有收到张某的钱。曲某遂到纪检科举报。牟某说,当晚,他接到曲某电话说已经与纪检室科长见面,但给留一次机会让其赶紧拿钱,否则就扒掉他的警服。此后,曲某不断给其发送短信进行威胁。

  2016年3月1日,曲某从外地回来再次打电话给牟某,威胁其如果不出来见面就去举报。随后,二人相约第二天在皇姑区黑龙江街一家酒店见面。见面后,曲某向牟某索要50万,牟某说只能给10万元。曲某称可以先给10万,剩余的可以分期给,并让牟某写了分两期再给40万元的收条。随后,牟某到对面一家银行取出10万元现金给了曲某。

  敲诈狱警被判三年八个月

  牟某说,自己回家后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就向公安机关报了警。事后,曲某被皇姑警方抓捕归案。皇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判决,曲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责令其退赔牟某10万元。

  判决后,曲某不服提起上诉。曲某认为,公司是他和牟某、张某共同经营的,牟某是公司隐名股东。自己索要的钱款并不构成敲诈勒索,因为索要的钱款是公司经营分红。经法院调查,公司工商登记档案及相关人员证实牟某没有参与公司经营或向公司出资,并且和相关单位也没有业务往来。另外,曲某在二审阶段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牟某系公司隐名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参与经营获利。

  最终,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记者 王立军 实习生 侯奕冰 齐可凝

沈阳:半个月查处公交车交通违法452件

  8月1日,沈阳市公安局与沈阳市交通局联合召开公交车联合整治工作部署会议,对违法较多的公交公司、公交车违法行为等进行了通报。自7月13日以来,全市共查处公交车各类交通违法行为452件。公交车违法次数排在前五名的公交公司:地铁巴士、黄河、安运、丰城、通利。公交车违法时间:主要集中在9时至11时、15时至17时、17时至19时。

  公交车交通违法行为前五位

  48.7% 未在指定站点上下乘客或在站点以外上下乘客的,共查处220件,占违法总数的48.7%

  30.5% 不按交通信号指示通行的,共查处138件,占违法总数的30.5%

  4.4% 车门未关好时行车的,共查处20件,占违法总数的4.4%

  4.2% 公交车未在专用车道内行驶的,共查处19件,占违法总数的4.2%

  2.4% 不依次通过及占用对面车道等候的,共查处11件,占违法总数的2.4%

  公交车其他违法行为占违法总数的9.8%

沈阳:于洪区妇联为创城出“实招”

  8月1日,沈阳市于洪区妇联在北陵街道上林湾社区召开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推进会,安排部署妇联组织全面参与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具体任务。会上,上林湾社区负责人就开展、做实“家长学校”工作进行了介绍,区妇联相关负责人就“家长学校”档案管理工作进行了详细讲解。

  据了解,上林湾社区以家长学校为阵地,让家长学校真正成为家长学习交流、改善亲子关系的场所。

沈阳:街头的共享单车有保险吗?

  多家共享单车登陆沈阳帮助市民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然而近期全国多个地区出现骑行事故,让共享单车的安全保障问题备受关注。沈阳街头的共享单车是否有保险?骑行时发生意外能否获得赔偿?7月27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单车事故频发引公众对赔偿责任关注

  3月,上海一个11岁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被卷入车底身亡,日前,死者父母将共享单车企业连同肇事方诉至法院,索赔878万元。7月3日,武汉一男子骑ofo小黄车与一辆面包车相撞不幸身亡。4月,长沙吴女士骑共享单车时,为绕开一辆停在路边的机动车被后方驶来的公交车碾轧身亡。

  “最近总能看到骑共享单车发生事故的报道,好像听说赔偿都挺难的。”因为热衷骑行,邓女士注册了两个品牌的共享单车,她表示,方便、快捷并不意味着安全。在车水马龙的市区内骑行,本身就存在危险,国内多个地区出现事故后,大家就更关注安全和赔偿问题。

  路人对共享单车的安全问题也特别关注。7月27日上午11点左右,市民李女士在第七人民医院公交站候车时差点被一辆共享单车骑行者撞倒。“她速度特别快,没刹车,要是撞上了,谁来赔?”

  最高可赔50万各单车平台处理原则不相同

  7月27日,记者对沈城街头较为主流的三个品牌共享单车酷骑、ofo小黄车、摩拜单车进行调查发现,对于“骑共享单车出现事故谁来管”的问题,不同的共享单车平台的处理态度也不一样。

  ●酷骑单车用户已尽充分注意义务仍无法发现单车潜在的质量隐患而正常使用酷骑单车时,发生事故,公司对存在质量隐患的单车所致损害进行赔偿;因用户违反交通规则,造成本人人身伤害、财产损失,或致第三人人身伤害、财产损失的,公司根据公安机关出具的《交通责任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对应当由公司承担的部分或全部进行赔付。骑行中发生的其他事故公司不承担责任。

  ●ofo小黄车ofo小黄车为用户投保了意外伤害保险,在规范使用ofo小黄车的骑行过程中,被保险人遭到意外伤害导致身残、身故,可申请最高50万元赔偿。

  使用支付宝扫码骑行,可获赠一份骑行意外险,发生意外导致的医疗、伤残或身故,最高可获50万元赔偿。

  ●摩拜单车客服表示,平台为用户投保了人身意外保险,但没有第三方责任险。在用户遵守协议及交通规则的前提下,发生意外事故,可获得最高1万元的赔偿。不过,人身意外险设有200元的免赔额。

  法律人士认为应有示范性处理与赔偿标准

  各品牌共享单车的使用协议中,大都有保险条款。但仔细分析会发现,协议中都有严格的免责声明——除非用户能证明意外是单车缺陷导致,否则不承担法律责任。用户一旦出现事故,索赔起来并非易事。比如在某平台的一份骑行意外险中,关于责任免除的条款多达16项。

  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表示,为规避骑行安全风险,保障受害者权益,该如何厘清事故相关方各自的责任,应该有一个示范性的处理与赔偿标准。

  他认为,共享单车本质上是一种租赁的关系。如因单车存在的质量缺陷和安全隐患,导致出现交通事故,对租车者造成人身伤害,则平台应负相应责任;如果不是因车辆质量问题而是因骑行者本身违反交通规则等个人过错原因受伤,那么可由相关保险公司理赔。

  提醒共享单车用户的是,在骑行之前,为有效避免发生事故,一定要检查车况,并务必遵守交通安全法规。如不幸发生事故,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保全证据。

辽宁省消费者在澳门消费可回辽投诉

  8月1日,记者从辽宁省工商局了解到,以后辽宁省消费者在澳门消费如产生纠纷,可回到辽宁投诉。

  据统计,去年到澳门的旅客共有3095万人次,中国内地旅客占66%,消费额322亿元;其中,辽宁旅客近30万人次。为妥善处理解决消费纠纷,促进“辽澳两地”经济和旅游业发展,经过近一年的协商和准备,双方签署合作协议。

  交流、共享“辽澳两地”消费者权益保护讯息,澳门消委会通过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为辽宁消费者提供澳门诚信经营商户名单;协同开展保护消费者权益方面的咨询、投诉工作,“辽澳两地”消费者在辽宁或澳门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产生消费纠纷,可向辽消协或澳门消委会投诉。消费者可在消费纠纷发生地投诉,也可回到本人居住地投诉。两地受理的异地消费纠纷投诉,会在15个工作日内,将投诉信息和相关证据影像资料发送给消费纠纷发生地的消协,由发生地调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