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天然气化”趋势明显

近几年来,石油似乎正逐渐变得不那么受欢迎了。油田开发难度加大、产油国加大控制资源力度等情况频现。特别是2011年,素以产油著称的中东北非一带,相继出现政局动荡,更是令全球对石油的热情减去不少。许多本就已经开始青睐天然气的油气巨头更是纷纷加大了对天然气业务的投注力度。

其实,油气巨头们对天然气的关注早就已经有所显露。2010年,油气巨头之一的壳牌就曾预计,2012年其天然气产量将超过石油的产量。如今,这种“天然气化”的趋势似有愈演愈烈之势。

天然气备受企业青睐

据能源咨询媒体阿格斯报道,有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前9个月,埃克森美孚、壳牌和道达尔的天然气业务都已经占到了其总业务量的大约48%。同时,众多大型石油企业都认为,未来几十年内,天然气将引领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甚至会超过煤炭成为发电的主要燃料。埃克森美孚公司预测,未来30年内,全球天然气的使用量将增加超过60个百分点,是能源整体需求增长的一倍。

“如果我们既要满足能源需求,同时还要减轻环境压力,那么就需要天然气在未来的能源领域发挥比今天更大的作用。”壳牌首席执行官傅赛说。

随着天然气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化工原料和运输燃料,各大油气企业加大了天然气业务发展的力度。埃克森美孚、壳牌以及其他一些油气巨头纷纷在北美投资页岩气,甚至使得北美大陆出现了天然气供大于求的状况,天然气价格更是一直徘徊在低位。

除了页岩气等非常规天然气资源,液化天然气在这一波“天然气化”热潮中格外受青睐。由于液化天然气产品的价格是同石油挂钩的,大多数油气巨头都将大把的投资砸在了这种天然气产品上。

比如,壳牌的旗舰项目、位于卡塔尔的价值180亿到190亿美元的“珍珠”天然气液化项目,到2012年中期日产量可达到14万桶。雪佛龙公司经营的、位于澳大利亚西海岸的高庚和惠斯通液化天然气项目,总成本可能高达660亿美元,一旦两个项目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开始出产液化天然气,将极大地改变雪佛龙的生产结构。因为,目前雪佛龙在所有油气巨头中的天然气业务比重最低,仅占其总业务量不到31%。如果高庚项目和惠斯通项目现在开始运营,上述比例将提升至46%左右。与此同时,雪佛龙还在安哥拉同合作伙伴一起开展了液化天然气业务,预计将于2012年开始输出。

埃克森美孚公司于2010年以39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天然气生产商XTO能源公司,并帮助卡塔尔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该公司还计划于2014年开始,启动其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价值15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项目。康菲石油公司则是与上游企业Origin能源公司和中石化合作开发了“澳大利亚-太平洋”液化天然气项目,预计将于2015年启动。法国的道达尔也不甘落后,加速发展液化天然气业务。迄今为止,该公司至少参与了6个已经确定及正在计划中的液化天然气开发项目,其中包括俄罗斯的亚马尔和什托克曼大型项目。

另有BP公司于2011年2月同印度信实工业集团签署协议,建立了油气开发合作伙伴关系。该公司目前还在埃及、阿曼、澳大利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寻求天然气项目,以提升其未来几年内天然气产量的增长。

“无论是来自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还是美国的页岩气、甚至是来自海洋水合物中的天然气,为满足全球的能源供应,我们始终需要各种形式的天然气。”康菲公司首席执行官穆怀礼说。

石油压力缠身举步维艰

与天然气的“意气风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今的石油产业。勘探难度加大、产量增加困难、产油国纷争不断、环保问题难解决等等“内忧外患”,使得石油压力缠身,大有举步维艰,不堪重负之势。

事实上,许多大型油气公司早就开始抱怨,很多早期开发的油田正在逐渐枯竭,这直接影响到石油的产量。雪上加霜的是,如今寻找和发现新的石油储量也似乎变得越来越困难。根据雪佛龙公司统计,仅2009年,该公司的勘探失败率已经从2008年的10%跃升至35%。康菲石油公司也表示,其2009年的勘探失败率也从2008年的32%上升到了43%。

开发油田已经不易,然而“内忧”未除“外患”又来。2011年年初,一波政治动荡席卷了中东北非。虽然其中真正出现动乱的国家的原油产量仅占到全球的10%左右,但是这场政局动荡影响了整个中东北非地区,而这一地区的产油量占到了全球的35%,这令全球都为未来的石油供应捏了一把汗。

紧随其后,全球第五大石油出口国伊朗又与西方国家起了冲突。西方国家再次提出要对伊朗实施石油出口禁运制裁,伊朗也以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回报”。霍尔木兹海峡是伊朗南部连接波斯湾和阿曼湾的航运要道,全世界近40%的石油都由此输往全球各地。一旦这条石油“战略咽喉”被封,将有大批石油即使产出也无法运到需求市场。

麻烦缠身的似乎还不只是原油生产,炼油行业的日子也不好过。炼油商们一直都是在全球市场购买原油,所生产的汽油等成品油通常在本地销售。中东北非地区爆发动乱后,推高了全球原油价格,增加了炼油商们的成本;而经济危机又导致欧洲等地的成品油需求下降,严重影响了这些地区的炼油利润率。另外,经济危机爆发前,有不少资金投入用于新增炼油产能,这些产能已经开始慢慢进入市场。更麻烦的是,虽然炼油厂维持生产会亏损,但清理关闭炼油厂的代价更为昂贵,这令许多炼油企业左右为难。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环保方面的压力。2011年底的德班气候大会确定了《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虽然这个第二承诺期实际上只覆盖了全球1/3的碳排,但是减排问题已经受到全球的重视,并且减排的力度未来也会逐渐加大。这对石油来说也不是什么利好的消息。加上原油泄漏污染海洋等问题时有发生,石油似乎已经真的难以阻挡“天然气化”的脚步了。记者 李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