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历时1个月万里追逃犯累死续:逃犯被锁定

2018-12-07



沉痛悼念张宏涛同志大会会场被1000多名民警和群众挤得满满的(摄影 郁发顺)


  



战友们打出了向张宏涛同志致敬的标语(郁发顺 摄)


  



群众自发为英雄献花。(郁发顺 摄)


  历时近一个月,追逃一万多公里,年仅40岁的民警累死在追逃路上。他就是周口公安局的好警察——张宏涛。他忘我的工作,累死在小小的临时办公桌旁。他就这样地走了,在他的住处留下了没有完成的工作记录和未来得及关闭的电脑,留下了一地的笔记和资料。在他即将离世的时候,他还惦记着案件!


  昨日,记者从周口市公安局获悉,张宏涛牺牲前追逃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锁定,近期将前往抓捕。


  万里追逃好民警张宏涛牺牲前还惦记着案件


  5月8日,一道命令,张宏涛来到了沈阳。连续工作5天后,5月12日,他又接到命令:“2009·5·11”绑架案犯罪嫌疑人赵某可能潜逃到沈阳,立即展开工作,缉捕犯罪嫌疑人赵某。又连续工作14天,抓获犯罪嫌疑人赵某并完成相关证据固定工作。5月26日16时30分,因K128次列车晚点10分钟,站在检票口即将检票上车的张宏涛又接到紧急指令:直飞云南,追捕一起特大涉外拐卖妇女案犯罪嫌疑人。


  “学山,你们回去吧,我刚接到支队指令,云南有一起案件,我要直接赶到云南去。”接完电话后,宏涛对身边的大队长李学山说。


  “你已经连续工作19天了,先回去歇歇再去吧。”


  “案情紧急,我得赶紧去买机票去云南,把案子办完,我回去好好歇歇。”


  接到命令后,张宏涛退掉火车票,并购买了5月27日赶往云南昆明的机票。


  5月27日下午,张宏涛从沈阳经郑州直飞云南。19时许,张宏涛和先期到达的周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张德俊、西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张枭虎在昆明机场会合。3人在机场简单互通了一下案情:这是一起省公安厅督办的特大涉外拐卖妇女案,此前我市警方已成功解救10名被拐缅甸籍妇女,在周口的4名犯罪嫌疑人已经抓获,但还有一名云南德宏州的犯罪嫌疑人还没有抓获,此次云南办案主要是抓捕。


  5月29日晚上,张宏涛等3名民警赶到云南德宏州州府潞西市。


  6月5日23时10分,3人在潞西市住宿宾馆附近的大排档简单吃了点饭后回到宾馆。


  “你们先休息吧,我再工作一会儿,这个犯罪嫌疑人得赶紧抓住。”张宏涛让他们两个先休息。


  6月6日1时许,已经在床上睡熟的张枭虎听到房间里“扑通”一声,起来一看,张宏涛已经从宾馆的小椅子上倒在了地毯上。


  张枭虎抱着张宏涛喊。


  “案……件……”这是张宏涛最后的遗言。


  桌子上电脑依旧在正常运行,地下全是张宏涛写的侦破笔记及地图……


  和张宏涛一起去云南办案的西华县公安局民警张枭虎接受采访时说:“去的时候我们3个人是一起,回来时就剩下两个人了,我没有照顾好宏涛大哥,这几天心里一直感到很内疚。”回到周口后,张宏涛的妻子对张枭虎说:“嫂子不会怪你的,抓住犯罪嫌疑人后跟我说一声,我到你宏涛哥墓前给他说一声,他在九泉之下也会安息的。”


  数千百姓挥泪送英魂公安局长:宏涛是周口警察的骄傲


  张宏涛,一位铭刻在周口公安史的追逃英雄,6月12日书写下他人生的最后篇章。


  当天上午,市公安局综合训练场,张宏涛同志追悼大会。


  巨大的横幅下面挂着张宏涛身穿警服的遗像,英雄的骨灰盒被鲜花锦簇着,两旁的挽联是:“鞠躬尽瘁、一片丹心昭日月;爱憎分明、满腔热血铸警魂。”遗像前方,一面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覆盖在骨灰盒上。


  这是党和人民给予这位生命定格在40岁的人民卫士的最高荣誉。


  晴朗的天空下,布满了沉重的哀思。花圈连绵如山,挽帐交织如河,黑压压的悼念人群站满了训练场的大院。省公安厅领导来了,市委、市政府领导来了,市直各机关单位的干部来了,和张宏涛并肩战斗过的同事们来了……张宏涛当兵时驻地的群众和亲友也自发地从四面八方拥来,只为看敬爱的张宏涛最后一面……


  他走时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却留给所有认识和不认识他的人以无穷的思念,留下了一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献身公安事业的生命绝唱。


  “宏涛同志参加公安工作7年来,常年奋战在侦查斗争的最前沿,先后参与侦破了“2006·2·1”特大杀人案、“2008·2·18”杀人碎尸案、“2009·5·11”绑架杀人案等一批有影响的重特大刑事案件。他是全市6000多名公安民警中的杰出代表,也是全市公安民警的骄傲。”市长助理、市公安局局长姚天民在接受采访时沉痛地说,他牺牲在云南万里追逃一线,我们大家都十分悲痛,虽然他离开了我们,但他心系群众、爱岗敬业、拼搏奉献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全市公安民警。


  有事跟张宏涛说没错!


  “我喜欢公安,热爱公安事业。”2002年4月,张宏涛转业到地方,主动要求分到公安机关,并且向领导请求分到一线去工作。转业后,有人劝说张宏涛说,回到地方应当好好休息休息了,而他却说:“军人的本色不能丢,退伍不能褪色!”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宏涛大哥工作起来就像‘拼命三郎’,再苦再难,从不喊累。生活上就像我们的大哥,只要我们有什么事,给他一说,准会帮忙。”


  ——“在宏涛哥的大脑里,从来没有星期天这个词,无论你何时来办公室,他都在分析案情。去外地追逃犯,脏活、累活都是他的。”


  同事李建晋、赵凯、周瑾回忆起张宏涛,语气中透着敬佩。


  “有什么事跟我说,我会尽我所能帮助大家。”


  “有事跟张宏涛说没错。”


  细致严谨,又亲切平和。同事陆云亭每每回忆起工作上的张宏涛,就不由想起这句话。


  入警后,他多次向同事说感觉到自己以前所学的理论和业务知识还远远不够,他一方面虚心向别人请教,不断加强政治和业务学习,每天还都要抽空学习一个小时,由于坚持不懈,在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基本素质考试中,他两次都取得了全局前三名的好成绩;另一方面,他还参加了周口党校本科函授学习,现已取得本科课程班毕业证书。经过学习的积淀,和勤奋好学的磨砺,他已从起初公安业务的“门外汉”转变为了“业务骨干”,被公安局树立为“学习标兵”……


  “大哥,我就是被人抬着,也要来送你最后一程”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在追悼会上,有一个人手拄拐杖、被人挽扶着挪动行走的人。他叫侯巨,是张宏涛在辽宁当兵时驻地的农民,因患股骨头坏死、强直性脊柱炎,双腿几乎无法行走,就是站立几分钟也很困难,平常总是躺在床上。他专程从几千里外的辽宁鞍山赶来,只为再送宏涛大哥最后一程。


  他们的友谊是从一场洪水开始的。


  有一年,侯巨在辽宁锦州租房做生